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hiteplainscrit.com/,科尔多瓦

西班牙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安达卢西亚。安达卢西亚的精粹就在科尔多瓦。当然,说到科尔多瓦,先得要说说摩尔人的历史和传说。

公元711年,阿拉伯大帝国辖下的北非部族中有人试探性地跑到了海对面的伊比利亚半岛看了看,不料区区五百人居然就击败了病入膏肓的西哥特王朝的边防官兵,占领了整个塔里法半岛(塔里法的名字就来源于当时这支侦查小分队的队长塔里夫)。同年一个柏柏尔将领塔里克.伊本.齐亚德,率领六千五百名柏柏尔人和五百名阿拉伯人渡过直布罗陀海峡,在伊比利亚半岛登陆了。登陆后,他们做了一件与西楚霸王同样的事,那就是破釜沉舟。结果,这支没有了退路的北非穆斯林军队迅速占据了半岛的南部地区。由于西哥特王朝和北非部族之间素无往来,所以它继续沿用罗马人的称呼,将这些北非以及阿拉伯的混合民族统称为摩尔人。

当时的欧洲,政治腐败、经济萧条、科技落后、思想愚昧。总而言之,在各方面都无法和鼎盛时期的阿拉伯文明相提并论。所以,这一小支摩尔人部队居然在八年时间内,占领了除阿斯图里亚斯外的整个半岛。

就在摩尔人开始向富庶的法兰克进军,眼看就要打下整个欧洲之时,阿拉伯大帝国的中心,大马士革发生政变,倭马亚王朝被颠覆了,王朝帝胄悉数被杀。而当时的摩尔人总督阿普杜拉.拉赫曼,就是倭马亚王朝在外唯一的后裔。于是,进军法兰克的计划宣告无限期搁置。阿普杜拉.拉赫曼一边宣布在大马士革爆发的政变是完全非法的,一边在科尔多瓦宣布自己继任哈里发(政教合一的领袖),同时准备向大马士革进军。结果,打来打去,发觉彼此都占不到什么便宜,于是科尔多瓦和大马士革政权互相罢兵,伊斯兰世界就此一分为二。东部中东地区以大马士革哈里发为中心,西部北非和伊比利亚半岛以科尔多瓦哈里发为中心。

摩尔人的安达卢斯,此时已是欧洲最富裕、最文明、最繁荣的地界。科尔多瓦的哈里发阿普杜拉.拉赫曼一世,整个安达卢斯名义上的统治者,首都科尔多瓦的国王。他隐秘的财宝至今仍是西班牙人的传说。这位被基督教国王们羡慕着、妒嫉着、恐惧着的君主,他的内心究竟如何呢?

此时他应该也是悲伤的,是凄凉的。他再也无法去穆斯林心目中的圣地麦加朝拜了。不能前往的,还有他们远在中东的家乡。那里,已经有另一个哈里发了。于是他把这种悲伤和凄凉,深深地隐藏在了那座令人惊叹的,美丽无比的清真寺—-科尔多瓦大清真寺里。

科尔多瓦的清真寺外观上就如同一座城堡,有高大的门和宽厚的墙。内部的雕刻装饰也是精美非常。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它里面不仅充满了珠光宝气。居然还有基督教拜占庭帝国送来的1600公斤重的黄金镶嵌画。凡此种种,让人怀疑,这真的是座清真寺么?这种华丽的装饰,难道是朴素谦逊的穆斯林应该做的么?是的,这是一座清真寺,因为当年科尔多瓦的穆斯林们确实就是在这里做礼拜的,它可以同时容纳两万五千人。但,只是在礼拜五,还只有在中午。其他日子这个清真寺是不对信徒开放的。

科尔多瓦清真寺内最著名的,大概是那一千多根造型优美的马蹄形的柱子了(现存850根)。他们彼此的间距不大,看上去无边无际。虽然既美观又壮丽,可是却让人产生疑问。为什么要在房子的里面树那么多的柱子呢?除了好看之外一点不实用啊,这些柱子上也没有雕刻,下面是蓝灰色的大理石,上面不过是在表层白色的石膏上涂上些红色的横线而已?回答这个疑问,还得看看那场五百年悲梦开始的时候。

打回大马士革,打回圣地麦加的不可实现是早已注定了的。于是,半岛阿拉伯贵族和摩尔人贵族心中的愤怒渐渐变成了无奈,由无奈又渐渐转为了思念。现在,除了悲伤和思念,他们的心里已经再没有别的东西,也再装不下别的什么东西了。这样就促成了阿普杜拉.拉赫曼一世,以及后来的继承者建造和扩建了这座举世无双的大清真寺。

那厚厚清真寺外墙,其实是想象中大马士革永远不会被攻破的城墙;那高大的“免罪之门”,是想象中圣地麦加的大门;那些装饰精美的偏厅,是想象中中东浪漫美丽的宫殿;那密密麻麻的阿拉伯柱子,是想象中家乡一望无际的果园;那上面的红线,是想象中故土初升的和暖阳光,是家乡那挂满枝头、熟透了的无花果……

阿普杜拉.拉赫曼当时也许是恶狠狠地指天发誓说,“我要用我所有的财富,在西方建造一个新的宗教中心”可是,我们看到的,只有一个用所有的财富营造出来的,缩小了的城市。那里并没有一个新的宗教中心,只有昔日古老的大马士革、麦加、耶路撒冷和巴格达的美丽影子。阿普杜拉.拉赫曼,他骗人了。除了骗了他属下的臣民,也骗了他自己。因为在科尔多瓦清真寺最精美、最重要、象征着伊斯兰信徒精神信仰的壁龛上,依旧清晰地指着麦加的方向。那里才是世界上所有穆斯林心中的圣地,那里才是世界上所有伊斯兰教信徒的精神家园和唯一的中心。

科尔多瓦清真寺,它是一个梦。是一只远飞的倦鸟对家乡树林深深的眷恋,是一群勇敢远征的骑士对美丽故土深深的眷恋,是一群虔诚的信徒对心中圣地的悲梦……。这个梦外表雄伟华丽,可是当你触摸到他的高墙细柱,指尖传来的,却只有悲凉。

也许,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那个时代欧洲最灿烂光辉的科尔多瓦,如今留下的,不是雄伟壮丽的皇宫(事实上,史书上似乎没有任何记录表明摩尔人在他们的首都大规模的建造过什么豪华的宫殿),也不是什么繁荣的集市(尽管那个时代的科尔多瓦是欧洲最繁荣富庶的城市),而仅仅留下了这座当时极少使用的,雄伟、美丽、迷幻、伟大的清真寺。

西元1236年,伊斯兰教历614年,中世纪欧洲唯一的光明,摩尔人安达卢斯的首都科尔多瓦,陷落了。

到十五世纪末,也就是著名的1492年,科尔瓦多大清真寺半岛最后的摩尔人领地格拉纳达陷落。摩尔人退回非洲。现代欧洲最初的两个封建国家—-葡萄牙和西班牙诞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